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返回hao123
dna 基因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因前沿 > 基因风向
“人造生命”能否带来军事变革
时间:2010-06-30 17:24:16  来源:新华网  作者:转载   字体:【
核心提示:本文选自2010年第8期《世界军事》杂志(即将出版),是一篇讨论生物技术对未来战争影响的文章。作者敏锐地把握住了人工合成细胞、基因重组等最先进生物技术所带来的巨大冲击,特别是在哲学层面挖掘出了一些崭新的内涵。尽管有些战争形式的预测,十分大胆和前卫。但这篇文章足以让每一个关心国家安全的人有所警惕:人类新技术往往应用于军事领域,积极应对总是必须的!

"人造生命"元年

2010年5月20日,美国基因研究学家克雷格·文特尔宣布世界首例"人造生命"诞生,这是第一个人工合成的细胞,也是第一种以计算机为父母的可以自我复制的生物。它有一个富于魅力的名字:"辛西娅"(synthia,意为"人造儿")。

一石激起千重浪。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人造生命"消息公布的当天,就不无担忧地责成美国生物伦理委员会评估这类研究将给医学、环境、安全等领域所带来的影响、利益和风险,明确它的适当伦理界限,并将其危害控制到最小程度。

现在,世界在匆忙研究它能够给人类带来多大好处,会不会引发严重安全问题,以及应该随之产生怎样的管制政策。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得更远,那么,我们将会发现,这一事件可作为一个标志,它的深远意义是证明了近一时期的一系列生物科技发展进步正在为人类开启一个全新世界,现存的一系列生物秩序、思维方式、竞争和生活,都将按有别于以往的规则重新洗牌。

无论乐观还是悲观,现实都将因之而改变吗?

"辛西娅"魔力

"人造生命"制造出新的决定性力量。从此,亿万年生命进化的漫漫旅程,能够在转眼之间由实验室来完成了。曾经激烈而复杂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自然选择结果,将被某一个或一群人的头脑一热而决定。人在现实存在当中寻找、筛选活体产物的有用性,会变成依照需求去塑造未来--科学进步的状态不再是闲散中的妙手偶得,而是时时处处充斥着目标与危机,现实的强迫性会剥夺我们的许多乐趣。

关于"人造生命"的意义,我们可以在进化故事和人造生命行为之间进行以下三个比较:经过长久努力的野生动植物驯化,解决了人类生存斗争中的重大问题,现在这种艰苦过程被大大简化了。从打磨第一块石头到构建出极其复杂的机器系统的人类发明史,现在将被定义为"物化"发明史,从此又有了一个新的发明领域:"生命"发明史。大航海时代和航空、航天时代极大地改变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但是,它们从本质上仍然被归类于对自然的探索,而今,才算涉及到对自然的改变,包括对自然法则的改变。

在计算机辅助研究者确定全新基因顺序的弹指之间,人与自然的关系悄然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人类的成年礼

我们早已察觉到这个世界在遵循着某些神秘的规则。当人们离这些规则很遥远的时候,就奉上帝为圭臬。现在,在我们还远未见识到上帝的真面目的时候,却凭借一点点新知和兴奋着的好奇心,而大胆分享了上帝的权力。

当一个孩子在玩火的时候,我们很难判定,这是成长的必要、还是危险的开始。

有史以来,征服自然一直是人类的梦想。这一努力让人类的生活、思考和能力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巨大变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而且,不容置疑的是,这种进步必将不间断地进行下去。

问题是,由于人类认知的局限性和滞后性,我们还不可能让每一次的发展都尽善尽美,而总是遵循了某一方面的规则,却破坏了另一方面的秩序;或者获利于眼前,却遗祸于未来。这种事例不胜枚举,工业化推动了掠夺性开采、现代化造成了环境的不可逆破坏、能源的大规模发掘利用带来了难以控制的碳排放、核技术的兴起让世界在核威胁之下变得永不得安宁……无数的事实非常不幸地证明,人对自然的利用还远未进入成熟状态。

科技的强大带动了雄心或野心的膨胀,让人类掌握工具性技术的能力远远快于获取理性思维的能力。不久以前,我们已经认识到一味地征服自然是自掘坟墓,并据此提出了"环境友好"发展策略。伴随人类力量的不断壮大,带来的各种问题已远非"人与环境"那么简单,而是已经深刻影响到人类的生存方式和交往关系,一部分人享受文明成果的甜头这一事实,在无形之间加剧了对自然的索取的竞争,而大自然涵养人类的资源总是有限的,于是人与自然的斗争焦点又回到了人类自身延存的矛盾。

到了今天的人造生命技术的出现,标志着我们不再是在既存生物圈中小打小闹,而是步入人造生命体的主宰时代。人类历史上关于生命的运动由此分成了两个部分:以往,是在自然给定的命题中进行解析游戏,大自然尚有能力修正我们的错误答案;今后,是在人类判断力空间中进行独立实验,大自然可能因之而受益,也可能因此受到伤害。显而易见的是,由进化所聚积的保险屏障已被冲破,这是一条充满风险的单行道,或者说,人类将独立面对生命创建活动的所有可能性,自己为自己的行为后果担责--这好比是人类在生命运动中的成人礼。

一个细胞刷新了军事哲学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一个重新认识生命、人类、社会,重新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以及人与人造生命体的关系的开始。我们将不得不编织发展模式、经济结构、人的地位、安全保障等一系列全新社会价值体系。

也许许多人尚未引起注意,在这一新的运动过程中,受到震动和冲击最大的,莫过于军事斗争领域。

过去,无论是自然界的生命竞争,还是人类社会有目的、有组织的战争,都是以牺牲对手为基本命题的。而未来的军事斗争形态呢?是人与人造生命体?人造生命体之间?还是人和人造生命体共同作战?无论怎样,我们可以判定的是,军事斗争手段已经进入了生命内部,战场摆进了生命微观世界。

多少年来,尽管我们一再强调"人"是战争的决定性因素,但是,既往人们研究军事领域的矛盾运动及规律都是"人以外"的,即人在战争中的作用是基于"人"的外在行为及其在社会环境中的相互关系;即使是对人的思维特征加以分析,也仅仅是在经验科学和社会科学基础之上,因为科学技术还无法有效进入"人以内"。试想,当现代生物科技能够揭示生命本质和制造全新生命,我们不仅将人放在战争环境的大背景中来加以认识,而且要精密到人本身在战争过程中的思想行为微观的、内在的变化规律。这无疑使我们对人在战争中的能力与作用的认识得到极大深化。

生物科技由此发掘出一些新的军事哲学内涵。

○主体目标思想,使军事斗争在很大程度上区分"人"与"物":将指挥和参与战争的人作为制胜的主体,在战场上将人的属性与物的属性区分开来,减少对文明物质成果的破坏。

○微观攻击思想,使军事技术进入"人"、并指向人的相关功能:不再从军队成员的整体结构研究军事效能,而是从人的微观结构与功能层面,考虑攻击与防御作用,减少对人的滥杀行动。

○技术压制思想,使打击能力前移、实现致伤的技术"订制":不再一味强调军事力量的规模,战争不是摧毁竞赛,而是更加注重关键性军事技术的领先和压制,减少国民经济构架中的军事成本。

○"有度"征服思想,使作战方式向非致命性发展:不再把肉体上消灭敌人作为作战唯一选择,而是根据自身技术优势,谋求最大限度地丧失敌方抵抗能力,减少文明的冲突和社会矛盾对抗。

在生命可以创造的前提下,人类将出现全新的战争的生物观。

瞄准"基因"--战争打法被颠覆

对生命体的创造,意味着对生命微观物质的更改能力。随着此类研究的不断深化,将创造出不同时火器时代的、针对生命性征而不是人体的攻防手段。

在生物时代到来以前,所有的军事打击手段都是以一个人为最小攻击单位的,我们不可能想象传统武器装备可以杀伤"半个人"或一个人的"几分之几"。而生物科技以一个人体为最大攻击单位,在人类基因组的30亿个碱基之中考虑对哪几个(亿分之几)的封闭或敲除。这是生物科技与战争史上关于其它所有杀伤的本质区别。

我们可以将其分为强兵系统--保证健康、辅助体能;靶点系统--筛选超微结构的作用靶点;干预系统--形成有效距离内的即时生物调控与破坏;远后效应控制系统--以适当技术手段保证对抗作用稳定,不出现灾难性后果,可终止、可重启。

例如,生物科技在军事目标方面:发掘新概念的基因或蛋白质军事调控作用。在军事手段方面:可出现超微结构的精确致伤。在基于效果作战理念的方面:强调有度的、非致死的、可逆的。在战斗决策方面:形成生物学评估、脑事件分析与"脑战争"模式。在作战平台方面:搭建生物计算机、单兵传感器构成的新一代作战指挥系统,现代生物技术生产的特殊性能的军用材料系统,DNA马达和生物能源系统等。

这已经使得作战理念、武器装备、军队指挥、作战方法、军事技术等出现了质的变化趋向,这种技术上的发展必将随着现代生物科技的进一步发展,而有新的更大的突破。

克雷格·文特尔谈到他的研究时曾说过,"社会进入了这样的一个时代:是'想不到'在制约着我们。"我们不妨借用这句话:能束缚对未来战争的认识的,就是人类的想象力。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免责声明 |

本站所有新闻资讯大多源于权威学术期刊或正规媒体,且已注明来源与转引,相关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单位所有

由于科研成果日新月异,所以请以最新公布及相关专题统合考量

所有内容若有不详之处,望请您给予指正,批评,请联系:合作,交流,投稿请点击交谈京ICP备09064526号 本站通用网址:好基因